你的位置: > www.wp88.com > 威尔第的快活颂/万国赞歌(Inno delle Nazioni)

威尔第的快活颂/万国赞歌(Inno delle Nazioni)

admin 发布于 2017-01-26 09:54

1862年,伦敦举办万国博览会,委?各国知名作曲家写作音乐,代表法国的是当时有名歌剧作曲家欧贝尔,他写了一首进行曲,德国(当时为普鲁士)也是由麦亚贝尔写了一首「进行曲序曲」,至于义大利当然由最著名的歌剧作曲家威尔第来写曲子(可见那时期歌剧多受欢送啊 ?尬),那时他已经实现了「弄臣」,「茶花女」等名作,正处于艺术的圆熟期。他写了清唱剧万国颂歌(Inno delle Nazioni)词是当时义大利青年才俊,拿着义大利政府奖学金的包益多(Arrigo Boito)所作的,首演就取得大胜利,尤其义大利的报纸,称颂这首曲子残暴富丽,声部宽敞恢宏

这可是他俩留念性的第一次配合(洒花#><),后来两人历经闹翻,直到包益多完全折服于威尔第的音乐才干,迫不得已为他效力写作剧本,才有了威尔第暮年的两大杰作~歌剧「?泰罗」及「法斯塔夫」。


包益多与威尔第
 
说是「万国」,实在里面引用的国歌只有英国,法国,及威尔第的祖国义大利国歌啦 ?尬,至于当时妨碍义大利独破的?匈帝国,当然被打消在外,而在诗中也有对义大利统一的等候,在大呼:「啊义大利!我的祖国,天佑祖国!」时非常感人,当时的威尼斯就还被?匈帝国盘踞着...

但威尔第后来好像懊悔写这样应景的曲子,这可能与他对艺术的严苛恳求不合吧,所以也很少上演,久了后竟然成为珍稀曲目。事实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停止前的一九四四年,义大利大指挥家托斯卡尼尼曾在美国,指挥NBC交响乐团吹奏这首曲子,还在原来的英国法国义大利国歌后加了苏联及美国国歌,曲子显得更加雄伟,成为一大盛事,似乎是要为同盟国营垒博得大战预先庆贺,而那时由墨索里尼执政的义大利,因为是与德国日本奇特为对峙的轴心国阵营,托斯卡尼尼只好把曲中歌词「啊义大利!我的祖国」改成「啊义大利!我受到背离的祖国」,有趣吧。以下是义大利男高音帝王帕华洛帝担负曲中男高音独唱,大都会歌剧院总监李汶(James Levine)指挥爱乐管?乐团及合唱团的版本,这曲子男高音分量很重,可充分观赏帕华洛帝的精采演出,全部歌词则是由小弟翻译。



在绚丽的前奏曲(0:01) 后,就是大众的合唱,唱着:

荣耀(1:36),在诸天之上,在幽谷之巅,为清澈的地平线益增光彩。在这欢乐的日子(2:07),让世界也为了喜悦而跃动,由于爱的王国行将到来世间。

荣耀(2:32)!将来的人类会持续歌唱今日,荣耀归于诸天!

男高音(帕华洛帝):

高贵的景致(3:01)!这里,在这岸边,阔别大地的地方,绽开辉煌,像是要焚烧起来的太阳,无穷舒展,雪铺着纯白的毛皮,移民的船在水上,超出大洋,大家孑然一身,向着伸展广阔的圣殿前进,这成千上万精灵魔法的奇观!

你听到了那些?怒的战逝世亡通达过的声音吗(4:17)?武器的交相杀伐,剑的光芒闪烁,战车及马匹的声音,胜利的狂号(4:45,小号的声音),去世前的哀鸣...在血肉含糊的战场(4:58),叹气声在墓地响起,哀歌奏鸣,那些祷告与眼泪,发抖呻吟...但现在女神安慰了那些?怒(5:50),即使我们曾在战场上自相残杀,但当初在圣殿中,我们都是人类,都是同胞,我们来一起讴歌神吧(6:39)!

男高音(帕华洛帝):「主啊!(6:58,?琴演奏全曲主调D大调的主和弦琶音)你在这世间洒着飞舞的露水,花朵,光辉的云彩,以及爱的香气。 」

合唱:「主啊(7:27)!你在这世间洒着飞舞的露水,花朵,光辉的云彩,以及爱的香气。」

1862年万国展览会

男高音(帕华洛帝):「让跟平与幸福的日子再归于咱们(7:52),那时,这世间的每日都将被祝愿,成为大同世界。」

合唱(男高音在其上唱着:「这世间将成为大同世界」):「主啊(8:14)!你在这世间洒着飞舞的露水,花朵,光辉的云彩,以及爱的香气。」

(8:34响起了三拍子的英国国歌旋律)男高音在其上唱:「您好!英国,这大陆的女王。」(8:58响起了法国国歌马赛曲)男高音在其上唱:「啊法国!自古以来就是自由的象征,你们为了这个被奴役的大地,不惜贡献热血,你好!」

(9:27响起了义大利国歌)男高音在其上唱:「啊义大利!我的祖国,天助祖国!愿自在,同一,太阳再度升起的日子来到!啊义大利!祖国!祖国!」世人合唱(男高音在其上唱着:「您好!英国!」):「天佑我们善良的女王(9:59),祝高尚的女王万寿无疆,天佑女王,给她成功,幸福,与荣耀,国度长治久安,天佑女王。」

开端法国国歌马赛曲的变奏(10:25),各声部模仿并造成赋格风乐段,男高音在其上唱:「啊法国!自古以来就是自由的象征,你们为了这个被奴役的大地,不惜奉献热血,你好!」

众人合唱:「天佑我们仁慈的女王(11:09),祝高贵的女王万寿无疆,天佑女王,给她胜利,幸福,与荣耀,国家长治久安,天佑女王。」乐团的伴奏却是以铜管奏出法国国歌马赛曲,男高音又唱出义大利国歌:「啊义大利!(11:19)我的祖国,天佑祖国!」与合唱的「天佑我们仁慈的女王,祝高贵的女王万寿无疆,天佑女王,给她胜利,幸福,与荣耀,国家长治久安,天佑女王。」,以及铜管演奏的法国国歌马赛曲,三首国歌合为一体,形成宏伟高潮,象征诸国齐心共创和平。

合唱再度唱出:天佑女王(11:38) ,但用的不是英国国歌的旋律,男高音则在其上唱:「天佑祖国!」男高音与合唱一起:「主啊(12:04)!你在这世间洒着飘动的露水,花朵,光辉的云彩,以及爱的香气」,最后在光荣gloria!!的吆喝下(12:27),结束全曲。


我始终把此曲当成威尔第的「快活颂」,因为歌词中也有对全人类彼此友好,成为大同世界的祝贺,并夸奖至高的神。威尔第雄浑充斥正气的音乐,高妙的声乐写作与壮丽的管弦乐法,与歌词的精神合而为一,展示出对战斗的反对,殷殷期盼永远的跟平,在当时义大利进行统一时分内有意思,到古代也不会褪色,这是全世界人类各世代的冀望吧。


文/歌词翻译:夏尔克